日照旅游攻略

欣欣首页 全部分类 搜索 我的欣欣
欣欣旅游旅游攻略日照旅游攻略正文
去厦门怎么玩?看看这种三四天的超棒玩法

浪漫日照一日游

2005-09-30

痛苦!站站停--从泰山到日照,短短一段路,火车竟要走5个多小时!
上得车来,拣了个靠窗的座位,拿出本《袖珍古文鉴赏辞典》,准备耗时间。车在慢慢地行进,我时而读读书,时而看看窗外风景,时而与邻座有一答没一答地聊聊。车厢里,人渐渐少了。临沂到了,我已没左邻右舍了。
我斜靠着车窗,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小站。感觉眼角红光一闪,回眸一看,一红衣姑娘已悄然就坐于我对面。四目对视之际,她嫣然一笑,露出一双可爱的小虎牙。马上,她又羞涩地低下了头。我赶忙移开视线,尴尬地翻动着书。
火车启动了,隆隆的车轮声打破了我俩的尴尬局面。看到她注视着我手中的书。
“喜欢古文吗”我试探着发问。
“唔”她点头。
“我刚从泰山下来”
“喜欢泰山吗?”
“怎么说呢?喜欢登十八盘,不喜欢泰山的环境。”我又加了一句:“没水没树的。”
“你来得不是时候。”她说:“你手里这本书上有姚鼐的《登泰山记》吗?”
这姑娘谈吐不俗!我不禁抬眼注视着她:穿着红白相间的无袖条纹体恤,七分牛仔裤,玉色的凉鞋。圆脸,脑后拖着长长的马尾巴,眼睛又大又亮,小嘴的两角微微上翘。身材是属于玲珑型的。看到我在看她,她反而大方地伸手拿去我手中的书。
“姚鼐把雪中的泰山写得多好”她翻到那一页,递给我。
“读过李健吾的《雨中登泰山吗》?”我被她感染了,神情自然多了,思维也灵活了。
“中学里读过,”她笑了:“你错过了雨雪中的泰山,得到的是烈日下的泰山,你当然要抱怨泰山了”虎牙一闪,天真可爱,话语却老练。
我们聊开了。她在曲阜师大艺术系毕业才二年,在临沂的中学教美术,今天去日照的大学进修。
谈到美术,我们越聊越投机。她喜欢印象派的作品。我喜欢古典派的。
“我最喜欢高更的画,原始自然,色彩艳丽”
“但高更的作品太平板,没透视感”我说:“印象派中,我喜欢德加和莫奈”
“那你一定也喜欢梵高”我又说。
“对,对。我喜欢。”谈到她喜欢的话题,她马上显得很激动:“我喜欢刺激视觉的色彩”
“当然,我也喜欢德加、莫奈、雷诺阿。尤其是莫奈的系列画,他把光的变化表现得多维妙维肖啊!”她有点滔滔不绝了:“看他的草垛、教堂、白杨、睡莲,我们就能体会到时光的流逝。”
我说到我在网上论坛完成了西方雕塑简史和准备写的西方绘画简史,更激发了她的兴奋点,她一定要我住到她进修的那个大学的招待所。我俩就说定了:她下午陪我在日照玩,晚上去网巴看我的文章。
嘈杂的车厢好象变得安静了,隆隆的车轮声也没有了,感觉车厢成了我俩的私人空间。一会儿就“耗”到了日照,我却抱怨火车开得太快了。

我尾随她下了车。
“我们去哪里?”
“曲阜师大日照分校。”
我习惯地伸出手臂想叫出租车,“不用,”她制止我:“坐公共汽车很方便的。”
车在小街上拐了2个弯,就进入了新城区。宽畅洁白的水泥大道,两旁都是新建的风格各异的小楼房。
“真漂亮”我由衷地说:“日照比泰山干净多了。”
“到了大学城更漂亮。”她说:“先帮你安排好住所,我再去报到,下午我们去海滨游泳。”
“真亏了你。不然,我又要象只无头苍蝇,没方向了。”我感激地朝她笑笑。
大路前方隐隐可见一片色彩鲜艳的楼房。
“那就是大学城”她手指着前面说。
到了。眼前是成片的由各种不同的鲜艳色块组合而成的楼房,感觉就在欣赏高更的油画。我明白她喜欢高更的原因了,其中蕴含着她对母校的爱啊!
教育招待所就在大学城生活区的对面,全新的卧房,每间仅30元。有空调,没卫生间。
“没关系,你反正下午去游泳,海滨浴场有淋浴,你游好泳,淋个浴,就解决了。”她想得真周到。“好了,我去报到了,下午再来找你,你等着。”
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瞌睡,打开手机:小沈。
“我下午来不了了,要开会。”急切而失望的语调:“你只好一个人去游泳了,记得第二浴场干净,叫辆机动三轮,才4元,不要叫出租。我开好会再打电话给你。”
长期没人关怀体贴的我感到一阵温馨。
带着失落感,我走向大海。
我扑向大海,大海以它那纯碧、无垠的胸怀荡涤了我淤积于胸中的沮丧--与小沈短暂的离别,对泰山环境的厌恶。
我跨出大海,躺在沙滩上晒太阳。蓝天、白云、红日,时有灰色的海鸥从眼前掠过。耳边是以海涛声为和声的嬉喜人语。协调的色彩、协调的旋律,恍如置身于艺术世界。
我站起身来,极目远望:大海与天空连成一体,我被“囚禁”在无穷的碧蓝之中。然而没有拘束,只有自由。
惦着手机里的信息,我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大海。
急不可待地打开手机,果然她来过电了。我想了想,没回电,而是发了条短信--等我!

她朝我走来了,带着灿烂的笑容。素黑的体恤,无袖无领;纯白的短裙,短过膝盖。
“你真漂亮”我是由衷的。
“游泳开心吗?”她没接我话题。“我们去哪里?”
“吃海鲜啊,来到日照那能不吃海鲜。”我答。“我已经打听过了,第三浴场有露天海鲜大排挡。”
“你成老日照了,比我还精。”
“吹着海风,吃着海鲜,海阔地聊着。”我神往地说。
“太好了!”她天真地拍着手跳了起来。
开阔空旷的广场上整齐地排放着一排排白色的圆桌与扶手椅,背景是成排累叠着的玻璃鱼缸与红瓦白墙的小店。我们选择了最靠边的座位。
我点了活梭子蟹、沙鱼、春子、毛蚬、鲍鱼、文蛤。。。。。满满的一桌。我喝啤酒,她喝雪碧。
“我最喜欢吃毛蚬了,但上海是严禁的,今天可以大饱口福了”
“可上海有现代化的高楼大厦,繁华的商场。”她不胜羡慕地说。
凉风习习,看着她充满憧憬的大眼睛,我更感觉心旷神怡。
“什么时候去上海,我带你去逛世界上人流量最高的商业街南京路、有哥特式和巴罗克风格的外滩建筑群、古色古香的老城皇庙、现代化的浦东;乘游轮观赏黄浦江夜景。”我不无诱惑地说。
她听得大眼圆睁,小口微启,身子前倾。看着她这模样,我失声笑了出来。
她猛然省悟,恢复了常态:“到时候,我来了,你可不要不认我这小丫头。”
“那会呢?”我赶紧说。“来,吃蟹。”
两人一时无语,专心吃蟹。
“日照的海鲜,味道怎么样?”
“我打个比方,这里的海鲜就象碳笔素描,自然原味;而上海的却象装饰画,浓笔重彩。老实说,我还是喜欢上海的。”我看了她一眼:“但这一桌海鲜上海三百元也不一定能拿下,而这里仅不满一百。”我又看了她一眼:“所以,综合起来说,我还是选择在日照吃海鲜”
“那你说说上海的什么味”她有点谗涎。
“就拿这条沙鱼来说”我用筷指了指那整条红烧的沙鱼,这条鱼躺在一个不大的盘子里,头尾都翘露在外,颜色暗暗的,盘中不见汤汁。“你觉得它的肉质嫩吗?”
“不嫩,而且有点干。”
“上海的饭店绝对不会将沙鱼整条红烧,因为沙鱼是肉质粗糙、味道鲜美的鱼。”我喝了口啤酒,抬眼望着她:她正专心地看着我,微笑着,一对虎牙在晚霞的映射下发出红光,我狡狎地一笑:“你拿到这么一条鱼会怎么烧?”
“你快说么”她微微晃了晃身体,脚在桌底轻轻地踢了我一下:“又逗我!”
“好,我说,我说”看着她的娇媚态,我只好就范:“我吃过两种烧法,一种是沙鱼羹:将沙鱼肉切成很细小的丁,还有少许猪肉糜,少量的火腿丝。待清鸡汤煮开了,先把猪肉与火腿放入锅,煮大约2分钟,然后放入沙鱼小丁,待烧开后,立即勾芡。最后撒上葱姜末、胡椒粉,,淋上麻油,浇点醋。完了。”我闭上眼睛,晃着头:“鲜啊,无与伦比!”
“啊!我现在就想去上海!”她被我感染了。
“你想”我继续说:“海碗里,乳白的羹汤上漂浮着星星点点的碧绿的葱花、金黄的姜末,火红的火腿丝。有多美。”
“真是闻所未闻啊!”她赞叹道。“快说另外一种烧法。”
“另一种是清炒沙鱼片。”我也兴奋了:“把沙鱼肉片成极薄的片,用菱粉上浆。先将冬笋薄片与黑木耳在水中煮熟。待炒锅里油旺了,马上将三样东西下锅翻炒片刻,然后倒点酒、浆油、糖,就可以起锅了。”我注视着她:“你想想,那将是怎样的口感?”
“嫩嫩的鱼片,脆脆的笋片,韧韧的木耳。口感好极了。”没等她回答,我就忘情地说:“再看浅蓝色的腰型盘中,洁白的鱼与笋片,黑黑的木耳,就象你现在的打扮。太美了!”我借题发挥了。
看她时,两颊生红,汪汪的眼睛看着我。
看到我在看她,她羞涩地低下了头。很快,她又抬起头:“你原来还是个美食家。”
天色渐晚,桌上也已是杯盘狼藉。
“我们去海滩上走走吧。”我提议。

海涛声越来越响,扑面而来的是阵阵海腥味--大海的声音、气息把我俩引向海滩。
看见沙滩了,她一声欢呼,就象兔子一样窜向大海。
“快过来啊!”她站在海边,转身向我大叫。
被她感动了,我赶紧脱掉鞋袜,卷起裤管,冲向大海。
到了她跟前,她一把抢过我的鞋子,很快就将两只鞋子系在一起,挂在我颈项上。又夺走我袜子,塞在我口袋里。然后,握住我的手走进大海。
面向大海,冰凉的海浪冲刷着我俩的腿脚,清凉的海风吹拂着我俩的颜面。谁都没说话,就这样我俩静静地站在海浪中。她的小手在我的掌握中,软软的,滑滑的,安静得像一只正在接受主人爱怃的小猫。我偷偷地看她,她正专注地看着夜茫茫的大海。大大的眼睛在夜色中发着微光,头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了下来,遮住了面颊,圆脸成了鹅蛋型。不忍心打破这美好的意境,我很快就收回了眼光。
“海鸥!”她惊呼,小手脱离了我的掌握,指着一只掠过海面的海鸥。海鸥“呕,呕”的叫声把我拉回了现实,耳管里塞满了“隆,隆”的海涛声。
“我们去那边石阶上坐坐吧”我指着沙滩尽头的石阶。
我回身朝前走,发现她不在我身旁,我回头看去:她正摇晃着身子,把小脚一步一步地踏在我留在沙滩上的脚印里。
月明星稀,鸥鸟低飞。我俩并肩坐在石阶上,观赏月夜的大海:眼前的沙滩在皎皎的月光下,反射出微微的灿灿金光;远处的大海不断地推出层层翻腾着白沫的波浪。几只海鸥在海面上滑行,尖利的海鸥叫声伴随着低沉的海涛声充塞了整个大自然。
“读过高尔基的《海燕》吗?”我低声问道。
“恩”
“感觉怎么样?”
“有点象看法国画家丹居的海景画:危机四伏,满目恐怖。”
“有见地”我带着赞赏的眼光看了她一眼“我不喜欢高尔基的海燕精神。我喜欢象现在这样风平浪静的,可以细细地品味自然的生活。”
“你很有情调”她悄声回答“与你在一起,会有一种恬静的感觉。”
听了她的话,我感到一阵温馨向我心头袭来。我俩靠得很近,我可以闻到她头发上散发出的洗发乳的清香。海风吹拂着她的长发,撩拨着我的脸。我陶醉了。。。。。。
突然,她站起身来说:“我去检几块卵石,给你留个纪念。”说话间,她已向沙滩跑去,而我还沉醉在遐想中。
我抬起头来,看着在皎洁的月光下,她那晃动着的娇小身影:不断地弯下腰,不断地撩起垂下的长发。远看好似海鸥是绕着她在飞翔,海浪好似压过了她的身子。这是一幅多么富有诗意的画面啊!
“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,舒窈纠兮,劳心悄兮。”脑子里浮出了《诗经。月出》。
“找到了,找到最有代表意义的了。”她高举着双手,每只手拿着一块卵石,欢呼着向我跑来。
“这是什么呀?”我看着她手中一大一小,一红一黑的两块卵石,发出疑问。
“这块代表你”她举起大而红的那块“因为你今天穿着红色体恤。”
“这块代表我”她又举起小而黑的那块。
“太形象了”我接过两块卵石“我一定终生珍藏。”
她深情地看着我,我几乎不能自控了。
“我们回去吧,太晚了”我努力控制着自己“你不是还要去网吧看我的网络文章吗?”
“好,去网吧。”她回过神来了。

一长一短,靠得很近的两条人影拖曳在阒静空旷的大街上。从网吧出来,两人都知道离别的时刻将要来临,心照不宣地,都放慢了脚步。
“你的文笔真优美,学识也博。”她的意识还停留在网页上。
“一般吧”我谦虚地回答,其实心里挺得意:“感觉我这人怎么样?”
“完美无缺”她由衷地说:“真想永远与你在一起。可惜身不由己啊。”
“晚上十点要关校门,明天要上一天课。唉--”她长叹一声。
“那我们快走吧。”
“来得及,马上就到了。”她靠得我更近了,手肘伸进了我的臂弯。
“你明天去哪里玩?”充满温顺的语调。
“明天?”我支吾着,有点紧张。
她抬头深情地注视着我,小口微启。
想到我俩悬殊的年龄,我清醒了,果断答道:“去曲阜!”
“那还有几分钟,我俩就将永远分离了。”一脸的无奈。
“哪会啊,”我安慰她“我们不是说定了:你来上海,我带你游遍上海,吃遍上海吗?你反悔了?你不来上海了?”
“我一定来,我国庆节就来!”她靠得更紧了。
我们已经到校门口了,校门已经关了。
到底是小姑娘,她很紧张,缠绵之情烟消云散。
我与警卫解释了几句,警卫开了门,她低着头匆匆进去,好象做了什么坏事。
这样喜剧性地分手--也好,我如释重负。
回到对面住所,洗漱完毕,准备上床。手机来短信了:
晚安出门旅游很辛苦的早点睡别想我我也不想你我关机了
挺体贴人的,怕我相思难眠--我更喜欢她了。
一阵手机铃声闹醒了我,短信:我在楼下等着
我赶忙打开窗,探头望去:白衣白裙的小沈正抬头笑眯眯地望着我--两手放在背后,摇晃着身子。
我冲下楼去。
“我来送你。”
“我们一起去吃早点。”
她默默地吃着,一直没说话。原来她一早起来,早饭也没吃就来送我,我一阵感动。
理好包,下得楼来,叫了机动三轮。
整个过程,她话很少,只是用汪汪的大眼睛依恋地看着我:
留恋处,兰舟催发,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
车子启动了,渐行渐快,渐行渐远。烟尘中,伫立于街心的白色人形,愈来愈小,直到消失。
这时我才感到心里空空的,但想到手机电话簿里增加了一条栏目,电脑qq里添加了一位好友,就又感到踏实多了。
我也不知道小沈在电脑里看到这篇文字会有什么感想。



走进孔子,扬帆青岛,一山一水一圣人。文化圣地,度假天堂,好客山东欢迎您!跟随我们的脚步,山东省中国旅行社带您游遍山东。旅游热线:0531-84993112 18678877014(微信同号)
最新日照攻略
推荐关注:
回顶部

欣欣旅游网手机版-m.cncn.com